北京的空气也很香甜

大家还记得那个新闻吗?某一年,一位赴美留学生的经典发言,大意是人在美国,刚下飞机,空气真香甜。

如果你要问我怎么看这事,我会觉得,比喻的修辞手法嘛。这位同学把自己对国家的喜爱,用空气之香甜来进行比喻,这我们在小学二年级都学过。至于说,我怎么看这个比喻?一笑了之嘛。反正我是不觉得这世界上真的存在香甜的空气。首先,作为一个生活在北京的人,我对不香甜的空气还是非常熟悉的。其次,即便是热带和北寒带的PM2.5为个位数的空气,我也确实没品尝出什么甜味,也没有其他任何味道。

但是在今天,我体验了一个此生从未体验过的经历,我闻到了空气的香甜味。

首先我想大声表明:北京的空气其实也是甜的!其实,打出这句话确实有点令人惊悚,我担心在这惬意的周末,几位在家中网上冲浪的大汉,看到我这大放厥词的声明,火冒三丈,拍案而起,顺着网线追到我家里来,让我承认我说了一个全天下人都知道我说错了的声明。在比较理想的情况下,其中三位大汉训斥我一顿也就走了,但还有一位大兄弟不依不饶,动起手来,特意挑一天PM2.5大于500的日子,追着我不放,好让我大口呼吸,从内心承认自己的言论错误。

不管怎么说,以及是不是有潜在的网上冲浪的四位大汉,我今天确实真切地从感官上闻到了香甜的空气。

我下午从家里骑车去西单,很就没骑车了,感觉很舒服,毕竟春天了嘛,花开了不少,还有我最爱的嫩树芽。嫩树芽的那种颜色,虽然我不清楚色号,但是我最喜欢的一种颜色,嫩绿色。如果再配上PM2.5<50时的蓝色天空背景,那是最完美的。

骑出去几公里,我突然想到,我既然是在骑车,空气这么流通,是不是不用待着这令人窒息的N95口罩呢?其实口罩里都有点潮湿了,不太舒服,我就把口罩了拉了下来。就在这时候,我闻到的空气是有味道的,香甜二字,极为恰当。我保证,我不是在用某种修辞手法去表达我对春天的喜爱,而是我的嗅觉、我的大脑告诉我自己(还是我的大脑):空气是香甜的。清新、自然、舒适。

我当时还是有点小震惊的。佛家说“顿悟”对吧,我觉得我当时就顿悟了一件事,也就是我一下就改变了一个认知:那位留学生在美国下飞机时闻到的香甜空气,可能不是她的修辞手法,而是她的感官的如实写照。

首先我们作为理性的人,都知道其实我们日常生活的空气,没什么香甜的对吧,我也这么认为。其实,就在我摘下口罩的两分钟后,我也就感觉不出空气中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味道了。我会不会是恰好路过了公园呢?可能也不是,因为骑车回家的时候,特意从北土城公园里走的——一路的粉色小花和黄色小花,会闻到一些花香味,但也闻不到刚摘下口罩时的”清甜“了。

香甜的来源是什么,来自于对比。即便是这春日中再普通不过的空气,相比于N95口罩中浑浊、潮湿的空气来说,也会让我觉得香甜。而在没有了同行衬托的情况下,我再怎么大口呼吸,也不觉得空气有什么值得品味的味道了。我觉得可以这么说:我的主观感官,来源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客观实时,而是我现在的主观感知和之前的主观感知的差异。这对一个曾经认为唯心主义就是一种胡言乱语的年轻人来说——虽然我早就不这么认为了——的的确确是一种新的感悟。

随便多扯两句,我们都说要追求幸福,那幸福到底是什么。首先我一定认为幸福的一个重大组成部分是客观的物质实在,比如金钱。是个地球人应该都可以承认,金钱对生活的影响不是什么主观臆想出来的事情,当然我这么说可能把犬儒学派开除了球籍,对此我深感抱歉。但是,除了这客观的部分外,我想,幸福也是一件很主观的事,举几个感官的例子。春日的阳光洒在阳台的清晨(虽然我经常在睡觉),打开窗户时扑面而来的一股清风;在冰岛的夏天阳光下泡在大西洋微凉的海水里仰泳晒太阳的惬意;在饿的不行的时候吃一口板烧鸡腿堡+可乐。这些都是什么,都是主观的幸福。对于一部分人类来讲,这无非就是冷风穿堂、太阳太晒、垃圾食品。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幸福,这需要探寻的过程,而且在我看来,这需要的是身体力行的探索。在bilibili上,也许能欣赏到别人的幸福,但探索不到属于我自己的幸福。别误会,我是b站充值用户。

就这样吧,今天北京的户外挺不错的,大概就是从现在这个日子,往后再有两周,是我每年最喜欢的季节。生活就是一个初春,接着又一个初春。至少对我来说,这是一个永远可以期盼的幸福来源,每年一次。对于这种白来的好事,我非常感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