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山的2019

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年终总结环节,随便写点。我是从2015年开始写年终回顾的,如此算来今年是第五个年终总结,五年间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,至少这个习惯还在。

过去的这一年最大的变化可能是心态。回想一个场景,小时候一早醒来,看到窗外正飘着大雪,急忙跑到窗前望去,窗外的世界满眼尽是令人舒适的白色,此时迫不及待想要下楼玩雪。这就在我大一、大二写年终总结的时候,我对来年期待的心情。现在的我仍然喜欢早晨醒来后窗外的大雪,但我基本可以确定的是,下雪已经不会让我有什么兴奋之感了,我对2020年的感觉正像是如此:我很期待它,但我也希望它别因为恶劣的天气让我上班迟到。

可能这就是成长吧,或者说小孩子长大了。今年我24岁,说来可能有些好笑,我真的是在24岁时,才第一次感觉自己是个“大人”了,也就是小时候的我眼中,家长那辈人的那种“大人”。在24岁前,我从来没认真觉得过自己变成了什么大人,我还是个学生啊!我还是个青少年啊!距离我上一次产生这种“长大了”的感觉,已经过去很多年了,上次也许是我18岁的时候,登录网游的时候发现自己不受防沉迷限制了,当时感觉都有点不真实;再上一次,是过我的最后一个六一儿童节的时候,我清晰地记得在那个儿童节当天,我意识到自己不再是一个祖国的花朵了。人的三次心态成长。

我在24岁之际,意识到了一个我从未发现的惊天大秘密:我早晚有一天也会变成30岁的人。我不知道别人在24岁的时候有没有意识到这件事,或者有没有更早的就想到了这一点,但我实话实说这真的是我今年的新发现。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时间节点,从24岁到30岁,差不多有6年时间。6年时间,也正好是我从18岁到24岁的时间。对于我18-24岁的的过往,我可以这么说,很满足、也有遗憾,有些经历很精彩,也有太多平庸的时光。我走到了一个“中点”上,往回看,是我人生距今为止最精彩的6年时光,往前看,一直看到30岁,是对不确定性的期待和对未知的迷茫,因为谁也没法预测那么久以后的事,对吧?其实,我设想,如果我在30岁的时候,回顾我24-30岁的这6年时光时,我能确信地认为,这6年时光比我18-24岁过的要更精彩,遗憾更少,可回忆的幸福更多,那我真的会非常高兴。这是我对自己由衷的心愿。

24岁的2019年对我来说就是这样一个辞旧迎新的年岁。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时间节点,其一,这是我的本命年,还是蛮有象征意义的吧。有人说本命年会风水不顺?比较幸运的是,我没感受到啥不顺。另外如果真的出现了不顺,我肯定也不会将其归因到本命年这件事上,不太信这个。据说以12为周期划分的生肖,是在夏朝之前,从中东那边的巴比伦十二宫演化而来的,有意思吧。

其二是因为,2019年是我毕业后完整参加工作的第一个年头。虽然说我2018年也是全年在工作,但可以说2018年是我毕业后的过渡之年。2019年的话,我经历了一次跳槽,彻底和“校园身份”说了再见。毕竟,在知道创宇,我完成了从校园走入社会的过程。在火币,我是以职业程序员的身份走入的公司,那真的是和学生二字再无半点关系了。

提到了工作的事,就展开说说2019年的工作,毕竟工作对我这样的“社会人士”来说,能够占据生活至少一半的内容。今年前三个季度,我在知道创宇度过。在我离职的时候,我在这家公司工作了两年出头的时间,在今年上半年的时候,我的工作内容和我逐渐萌生的职业发展期望越来越不一致,干了两年了,换个工作也未尝不可。10月份的时候,很幸运地来到火币,工作的内容很有意思,有挑战。最重要的是,我回归到了我所期望的工作内容上——作为后端工程师,关注纯粹的技术问题。这个变化,可以说是消除了我2018年最大的焦虑。

但总的来说,我对自己的成长速度还不够满意。一年下来总的来看不够push自己,老是停留在舒适区里,偶尔尝试迈出非舒适区,还经常退缩回来。比如我今年报了线上学习课程,坚持的情况都很不好。去年年末的时候,我给自己2019年定的一个关于职业发展的目标是,成为一个合格的”五级工程师“,这是吴军老师的理论。如果让我现在评估自己是否达成了这个目标,我觉得“快了”,但还不够好。很多能力是还需要学习和练习的,比如Python的熟练度、对数据结构和算法的掌握、对设计模式和面向对象的理解,以及操作系统相关的基础知识,当然其实最重要的就是对业务的理解,新东西还是挺多的,我希望能在2020年Q1彻底熟悉手头工作的所有业务细节。

去年总结里我提到今年要保持锻炼身体,其实每年似乎都说这样的话,今年实在是不想说了,再说就该烦了。不过今年我确实在身体健康这方面做了一些探索,首先是做了一次比较全面的体检,自费1500元左右,检查出的小毛病比自己想象的要多。为了检查具体的情况,海淀医院跑了好几趟,检查的结果也和我估计的情况差不多:有些问题结论非常明确,医生也好处理,而有些则是医生也说不好是咋回事,只能每半年保持复查。

在我看来,对大多人来说,每一次体检都是一次净赚。如果能在早期就发现一些身体的小问题,或加以干预,或加以留意,也许就能避免小问题在不知不觉中发展成大问题。我对基因检测也是持同样的态度,基因检测的结果并不能改变我的身体,或者解决什么具体的问题,但是能改变我的意识。比如说,我的基因检测结果明确指出我心脏方面风险较高,且交叉验证后发现具有遗传性(家人中也有同样基因),那这对我的工作方式和职业发展的选择就是一个启示,少熬夜,多注意自己身体的状态,996对我来说可能就不是福报,只能增加我兑换寿险的概率。人只要一生大病,我觉得在99%的情况下,治病的开销要大于过劳工作换来的收入,而往往正是过劳的(或者习惯不良)的工作方式,促使了疾病的产生。

看病这事,我在今年产生了一个新的想法,就是要尽可能的交叉验证。前两天洗牙的时候,医生说我后槽牙有轻度龋齿,而这个问题在体检时就完全没查出来。因为我得知了龋齿这个信息,我就会在刷牙时更加注意,也会找时间去把牙给补了。如果我不知道这一点,完全相信了慈铭体检的结论,那我将来也许要付出的是牙疼的代价。交叉验证总是好的,这也是我在吴军老师今年的信息论课程里学到的知识。

今年旅游的成绩也不错,我和牛女士一起玩耍了泰国的甲米、新西兰的奥克兰。这两次旅游之所以能够成行,完全是牛女士的功劳,她提前很久就订好了机票,这样就又省钱,出行的成功率又高。大家也知道,在临近假期前策划旅游,很容易放弃治疗,窝在家里。毕竟这方面我们也算是过来人了。

泰国的甲米真的挺不错的,这是我第一次去一个热带国家。其实去之前我还有点担忧,感觉泰国本身就乱糟糟的,甲米又是一个听起来怪偏僻的地方。但到了当地以后发现担忧都是多余的,当地旅游环境非常好,我们选的Airbnb也非常不错,房东礼貌、好客,在住处还跟来自乌克兰的大姐聊了聊天,她听说我仅仅是知道乌克兰这个国家,就高兴的不行。她带着她女儿来的,看起来4、5岁,你见过那种特别白的白人晒到红+黑的样子吗,我倒是见识过了。

在甲米旅游的好处是什么都很便宜,人民币的购买力还是相当惊人的。当地能看到很多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元素,大众点评、微信支付宝,普及率不算特别高但挺常见。而且当地人确实挺热情友善,而且不是那种夸张的热情,最重要的是我能和当地的旅游业从业者产生一种信任的感觉,这真的挺难得的。当地的食物,泰式按摩啥的都不错,但是不得不说海滩还是略为平庸,总的来说我发现,人越多的地方水质越差,几乎没人的地方越漂亮。这是巧合吗?

下半年去了新西兰。新西兰一直是我梦想中的旅游目的地,毕竟名声在外,但比较遗憾的是,这次我们去新西兰的打开方式不是特别理想。首先,我们看到的是新西兰的冬天,虽然那边的冬天景色也不错,但毕竟是一年四季里景色相对最平庸的季节。另外,我们因为机票的行程比较紧凑,就只游玩了奥克兰这一个城市,另外玩了一些奥克兰周边的项目,比如霍比屯之类的,也不错。对于纯玩城市的话,奥克兰不得不说没什么意思,比重庆、成都都差得远。奥克兰我最喜欢的地方是伊甸山,我和牛畅在那拍了很多特别漂亮的照片,那天的风景之美丽也是我很多年未见的。另外就是奥克兰的国立博物馆,感觉特别有意思,我们还是免费参观的博物馆。售票员看还有40分钟就闭关了,就免费让我们参观,其实门票值好几百块钱,不便宜。这份善意我非常珍惜。

据说,新西兰最好的打开方式,就是在当地的秋季自驾环岛,风景最美。本来我打算回国后在油管上看看相关视频,但是想了想还是没看,希望以后有机会时,能一同重返新西兰,亲眼领略当地最美的风光。

和牛畅共同生活的这一年惬意且舒适。她这一年的成长速度很快。如果人要向自己身边优秀的人学习,我可谓是近水楼台先得月,牛畅是我的榜样,不论是生活上还是职业发展上。比如说,在生活习惯上,我是一个一旦独处就容易过的乱糟糟的人,在她的批评和督促下我的生活习惯(可能)有所改善。在职业发展上,在我面临职业发展的机会和焦虑时,她能够为我提供感性和理性并存的支持。我不得不说我是一个lucky guy。

在过去的一年里,我在亲密关系的经营上做的不好,这是我需要反思的。篝火都是要添柴的,有时候就是自己意识上懒惰了。还有就是这一年游戏玩的有点多,其实玩游戏的很多时间都是可以和宝宝一起玩耍的,这是我在2020年下定决心要改善的习惯,其实玩游戏也没啥不好的,别形成习惯性依赖就好。我可以很有信心的说一天打两局守望先锋有益身心健康,打5局就不一定了。牛畅未来几年时间,在职业发展上面临的压力想必会比我更大,我需要负担起更多的责任,把打算要做的事情做到更好,对于那些完成度80%的事情,争取完成到100%,尤其是在亲密关系的相处中。

2019年里,我的业余学习方式主要是得到和极客时间。当然也可以说是业余的娱乐方式,有时候看得到就是图个乐,毕竟这不是深度的学习和练习。得到一共用了8448分钟,看着不少吧?140个小时,其实也不多,2019年玩文明6就玩了150个小时。今年得到上最喜欢的几门课,是吴军老师的科技史纲和数学通识,当然也有买了没看和看不下去的课,但总的来说我越来越喜欢得到了。

另外就是极客时间,算是我毕业后的自我继续教育吧。但希望自己2020年的学习,能多一些深度的学习和反复的练习。毕竟有些东西得需要练习才能真正成为自己的技能,光知道也没啥用。

说到练习,今年我买了一个电钢琴放在家里,虽然不能确保每天都练琴,但每几天至少还是能练习一下,到昨天为止基本上弹下来了莫扎特的k545,时隔10年又能弹这首曲子了,真的很高兴,明年继续练练喜欢的曲子。其实钢琴业余10级的水平就相当于一个合格的“5级软件工程师”,在专业的道路上刚刚入门而已。如果说弹钢琴对我有什么启示的话,我想说基本功确实是很重要的吧,道理都很明白,但是基本功的练习终归是令人不适的。当然,一定有人对练习某种基本功很享受,我们一般把这称为天赋。

我觉得就这样吧,2019年的总结就说这些。其实我今年还可能有一些值得说的事情,或者是一些新的想法,有些可能是我忘了,有些是懒得说,有些是还不好意思说,想法还太不成熟。也或者是越写想法越多,反而不知道该怎么表达,明年我打算把更多的时间用在输入和输出上,少想,多做。

今年在写年终总结的时候,拉上了几位有同样想法的朋友,在微信群里我是这样说的,也算是我对生活的一个态度。

朋友们!大家之所以会在这里,是因为你有打算写自己的2019年总结(或者至少有这个意向),我也是如此。

之所以把大家聚在一起,是因为我想和你一起努力,相互鼓励,把写年终总结的想法落在实处,分享彼此的成果。

有时候氛围很重要,尤其是尝试做一些身边大多数人都不在做的事情时,孤独感很容易让人劝退。我希望能让大家知道,打算写年终总结的想法并不孤单,这是我个人的需求,希望也是你的需求。

有人和我说,感觉2019年没什么可写的,或者没做什么事,不值得写总结。我也有这种感觉,尤其是今年,是我完整参加工作的第一年。我的感觉是,生活正变得越来越周期化,以周为单位,在可预见的未来,还会以年为单位周期往复。还没工作的各位可能还没经历,但你一定能理解。

我认为,“没什么可写的”是种有点危险的想法,我们今年认为2019年没什么可说的,我们又有什么信心说2020年就要比今年更“有的可写”呢?当然,对于我们所有人,2020年一定会更丰富,但万一2021年更有的可写呢?也许记录好今年自己的经历、变化,也是2019年的一件重要的事。

我想,越是感到没什么可写的时候,我们更需要好好记录这没什么可写的一年。年终总结的终极读者一定是自己,我们写总结,短期内也许有“汇报”给他人的需求,但最终的汇报对象一定是自己。除了自己和身边最亲密的人,谁会看一个人十年前写的年终总结呢?(除非成为了名人)

不知道各位有没有这样的经历:外出旅游,打算玩完回家后写游记,回家后却总是忘记一些细节?我的经验是,外出游玩时,如果每天晚上回到住处时,都能略微记录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,往后再回忆起来便能容易的多。对我来说,每年的回顾就是人生旅途中“略微的记录”。

我的倡议很简单:写年终回顾,发到群里,和大家分享。如果你愿意写总结,留在群里就好,我一定会督促你的。总结或长或短,只要写了,就是对未来的自己最好的礼物,对吧?

大概就是这样,明天就是新的一年了。很多人说2019年经济形势不好,大家还出奇一致地认定未来十年还会越来越不好。点线面体,面的下沉,点未必感受的到,点在线上能保持进步就很好了,问心无悔是唯一稳得的报酬。对于未来,我选择谨慎的乐观。在森林里遇到了熊,你不需要跑的比熊快,只需要跑的比同伙快就可以了。但是这也不一定,因为你并不确定今天熊的胃口能吃几个小朋友。

2019.12.3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