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先,你要自信 | 青山随笔

毫无疑问,自信是很重要的一件事。

你要是问我为什么,道理我也讲不清,我只能给你举三个例子。在我的人生中,有三个过客,他们的自信令我印象深刻。我时常怀念他们。

首先是一位司机师傅。

大二,一个冬日的凌晨,我从学校打车到X华驾校学车。上车后,师傅一听我要去X华驾校,话匣子就开了。

“小伙子,是去学车吗?考试过了吗?”

“哈哈,嗯,还没考呢”

“你要是有啥事,找我就行,X华驾校我一个电话,马上给你办好。”我心里一惊。

“那边xxx是我亲戚,小伙子你别担心,啊,有什么事找我就行”

不瞒您说,我到今天也相信他一个电话就能帮我搞定科目2,只恐怕我再也没有验证这件事的机会了。暂且不论这师傅是不是真的能一个电话给我搞定啥事,但这位师傅的自信程度,已经在我心中立下了一座丰碑。我希望有一天,我也有这能耐,跟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说:“有啥事就找我,一个电话给你搞定!”

我打过很多次车,但只有这位师傅的音容相貌留在了我的脑海中,还有他的老式玻璃保温杯,茶水和茶叶随着汽车的行进翻滚波动的样子。

第二个人是一个球场老大爷。

球场老大爷,不太常见,但能见着的身体都倍棒。其实我有一个人生理想,就是在60岁的时候还能欧洲步上个栏(膝盖还好),70岁的时候还能抢个篮板(腰还能用),80岁的时候还能给人传个球(眼睛还好使)。所以球场老大爷是我学习的榜样。

但这位老大爷不太一样。他不打球,只站在篮架子下边围观我们这些年轻人打球。他站的挺直的,一看就是身体不错。他围观的同时,大声说着一些话。

“哟,这球不错。”

“哎,可以可以。”

休息的时候,我打算跟老大爷聊上两句,这时,我旁边的小伙子突然对我挤眉弄眼起来,似乎是想表达些什么,但我当时没有注意到。

“您这是也打球啊?”我就不该问这句话。

“嚯,当然了!北京队的马布里,认识不认识?他是我朋友。”

然后大爷又说了点啥,我真的不记得了,因为上面这句话让我陷入了久久的思索。

这时候,挤眉弄眼的小伙特意绕到老大爷背后,对我摆了摆手。我懂了,他是让我别跟这大爷聊天了。

过了不久,大爷看我们没人理他,就背着手兀自离开了。我问那小伙,这老大爷怎么了?

“他脑子有点问题,他老过来,别跟他说话就行。据说原来家里挺有钱的,但是儿女闹矛盾,搞的家破人亡的。”

我不知该说些什么,就继续打球了。实际上,直到今天,我仍不相信那老大爷脑子有什么问题。他在说出“马布里是我朋友”时,声音很洪亮,眼神很坚定。我在想,如果一个人和大多数人的表现并没有什么区别,你怎么判断这是不是精神病呢?借用《西部世界》的话来讲:

如果你分辨不出来,那这还重要吗?

我挺喜欢老马的,老马代表着一种拼搏的精神。如果这老大爷也喜欢老马,我希望他身体健康,自己活得舒心就好。

第三个人是一个俄罗斯人。

好像在天津的时候,我在地铁站偶遇过一个俄罗斯人。这人倒是典型的毛子style,粗犷的面庞、粗里粗气的嗓音、伏特加风格的啤酒肚。这哥们可能看我戴个眼镜像个文化人,就来问我路。他的英语真的很蹩脚,还不如我呢。

“怎么去最大的购物中心啊?”

就这么句话,我俩就反复沟通了好几遍。他的英语稍微一说快,就有一种俄式风情扑面而来。我发现有些国家的人,英语说不利索时,会放慢语速,比如中国人;而有些国家的人,英语说不利索的时候,发音会向他的母语严重靠拢,没准还越来越快,比如日本人,法国人。

“我是来旅游的,我有几个朋友在国内,我想给他们带点纪念品回去,所以我要去市里最大的商场。”

我挺感动的,给他指明了详细的坐地铁去市中心万达广场的路线。其实能感觉出来,他不是很有钱的人。

本来都快分别了,我当时为了表达对友邦人民的友善,绞尽脑汁说了句“普列为特!”,也就是俄语的“你好”。这句话其实应该带有一种奇妙的卷舌音,然我显然是发不出来的。

嚯,这哥们突然就精神了,有种久居异乡,突然发现了同志那般的热情。他语速很快,双手握着我的手,热情洋溢的跟我说了一通,我大概听明白了这些:

“中国真好,欢迎你以后来俄罗斯!”

“永远欢迎中国人!”

“你知道Putin吗?”

我一时没反应过来,但看他面带微笑,眼神真诚着看着我,并认真地停顿着,我不得不动脑思考一下他的话。

普京?中国人都知道的吧,我只能说

“yes maybe i know him”

“普京是我的朋友!”

我想都没想,用真诚而钦佩的口吻说:”Oh! Impressive!”

我不得不说这用词很准确,他听了后神色满意。又瞎聊了两句我们就分别了,分别前还又练习了一句俄语“丝吧西吧”,也就是再见。我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,因为这场俄式英语听力真的太难了,我远远地看到他在地铁口进站的时候,因为没刷上票,开始跟售票员尝试沟通。挽尊。

现在回想起来,我还是挺喜欢毛哥的,希望他回国以后少喝点伏特加。当他说出“普京是我朋友”时,他自信心的光辉照耀着我的灵魂。根据六度关系理论,我和普京的关系一下就由不知道n多层,进化为了2层。所以,我还是挺感谢他的。希望他喜欢中国。

我的故事就是这样,司机师傅、球场老大爷、毛哥,这三个人教会了我,如果一个人具有强大的自信心,你就会在其他人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,甚至,树立一座永不倒下的丰碑。


2018年12月06日